草莓影视

“感谢后土妹子如此信任我,也如此看得起我伏羲。”叶昂悠悠道:“可惜,此事终究不能如妹子所愿。”

后土勉强一笑,“罢了,是小妹思虑不周,没有设身处地为兄长想过。”

见她这般识大体的模样,一下子倒是让叶昂有些尴尬,感觉自己仿佛辜负了别人一般。

叶昂虽然内心能够冷静的权衡利弊,知道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才是最好的,但是正如他所言,大罗尊神们之间,都已经在追求多次博弈了,所以自然是要考虑长远利益。

叶昂略略思考了一番,终于还是对后土说道:“后土妹子,虽然我先前说过,大罗不死不灭,是以同等级之间没有生死存亡威胁,所以追求相对和平的多次博弈,但是一道有了超出常规的实力,有了清场的能耐,大罗之间的多次博弈环境,只怕就此告终,说不定会迎来最惨烈而残酷的单次博弈,大罗战争。”

“清场?”后土果然注意力转移。“大罗可是不死不灭的,如何杀之?”

“譬如,将大罗斩杀,然后暂时封印,或者以其他手段沉寂其真灵,让其灵性泯灭,真性沉寂。”叶昂淡淡地说道。

“我明白了,那兄长所言超出常规的实力,又是——”

“太易级数,譬如圣人……”叶昂欲言又止,最后终究还是没有点出终极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和周天星斗大阵。

后土在沉思,叶昂则是继续说下去,“至于这原始轮回,此时尚且不必着急,轮回运转虽然缓慢,但天地间还没有出什么乱子,鬼物横行对洪荒又能够有多少影响。”

后土回过神来,笑着摇摇头,“终究不能任其自然下去,关于原始轮回,我心中倒是有些计较,只是实行起来暂时还有些困难。”

后土没有继续说下去,叶昂也就没有主动问。

清纯女孩复古写真

两人又闲聊片刻之后,叶昂最终还是拒绝了后土的邀请,返回了天界。

……

“妖族欺人太甚!”东海上空,一团仙云中,几位修士驾云结伴而行,横渡大海,直往东方去。

一名体型肥硕的修士骂骂咧咧地说道:“豚族怎么啦,豚族也是大族,怎么莫名其妙成了普通妖族。”

在祂旁边,一名身影消瘦,体格略小的修士也是一脸苦涩:“豚兄,莫说是你豚族,我山羊一族,同样成了低等妖族,我们找谁说理去。”

边上,一个浑身漆黑的修士也忍不住说道:“你们还好,想我乌鸦一族,与那三足金乌怎么也算是有点关系,结果照样成了低等妖族,简直岂有此理。”

前边一个身形粗壮的汉子幽怨地转过头来,“你们还好,至少自己就是妖族,纵然你们自己没有加入妖族,但是族群毕竟已经被妖族承认,算是真正的妖族,被血脉法则秩序影响也算是正常,可是我一个泥土通灵,修行孕化,怎么也成了低等妖族?”

粗壮汉子欲哭无泪:“原本我那片山头中,吾与那狼妖实力不相上下,甚至还隐隐克制祂。”

“可这最近天道开始进一步运转血脉法则秩序后,那狼妖便开始无形中有了上位血脉加持,而我却莫名其妙成了下位妖族,直面那狼妖之时,竟然发挥不出全部实力,还要被对方的血脉压制。”

“最近三次交手,我是输得憋屈无比,一次比一次惨,吾这才受不了了,干脆去紫府洲算了。”

“谁说不是呢。”肥硕的豚族修士恨恨地说道:“原本我和那马妖几乎等同地位,修为也差不多的,大家都是老对手了,彼此谁也奈何不了谁。”

“谁知道现在,对方居然成了中位妖族,同样的实力,血脉直接压制着我。十二成实力,顶多发挥七八成,我虽然族群上了妖族,但是我却不觉得在妖族中待着有意思,还不如去紫府洲看看运气。”

乌鸦修士也是愤愤不平地说道:“豚兄言之有理,那妖族囊括洪荒生灵,都没有经过我等允许,便将我等划入妖族之属,更有血脉法则秩序架于我等头上,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妖族欺我太甚,不如去紫府洲。”山羊修士也是怒火冲天,满腹牢骚。

“对,去紫府洲!”

……

紫府洲。

水雾缭绕,仙云漫卷,亿万里紫府洲,翠碧葱茏,有山峦起伏,大泽横卧,万水千山灵气盎然,仙禽神兽悠闲自得。

在紫府洲中央,仙宫神庭错落有致,有的坐落在地上,也有修建在神山上,更有不少高低悬浮于天穹中。

最上方的天宫,便是紫府洲之主,东王公的住所。

在东王公的天宫东西两方,各有一座略小的宫殿悬浮,其中东边的宫殿离得稍稍远一些。

一名仙童乘风而来,落在东边的仙宫前,而后亦步亦趋,来到宫殿门口,躬身拜道:“仙荷上神,连日以来,不断有逍遥仙人自神陆而来,几位太乙尊者都说要登记造册,以备后用,特派童儿来请示上神。”

仙宫之中,有一名身形消瘦,仪容姣好的绝色仙子,她双手捧卷,正在认真阅览,闻言随口说道:“此等事情,何必来问我,让诸位太乙尊者自行决定便是。”

仙童似乎听出了仙荷上神语气中的不耐,拜倒的身姿更低一分,“东王公陛下有言,洲中诸事,二位上神皆可置喙。”

仙荷上神依旧手捧长卷,抬起头,转过头来,美目扫过仙童,她想要说什么,可是眉头微微一簇,又有些烦闷地摇摇头,“罢了,此事我没意见,让诸位太乙决定便是。”

“是。”仙童松了口气,再拜,而后起身缓缓后退。

“且慢。”却听仙荷上神忽然出声。

仙童赶紧躬身停下,“不知上神还有和吩咐?”

“牡丹上神那边,怎么说的?”仙荷上神目光不自觉地瞥了一眼西边。

那童儿恭恭敬敬地说道:“启禀上神,牡丹上神说了,一切按王公陛下的意思办。”

仙荷上神微微颔首,眉头微微一挑,自言自语道:“果然不愧是倪道友爱侣,我倒是不及了。”

仙童把头埋得很低,似乎什么也没有听到一般。

东王公仙宫东西,各有一座仙宫,东边住着仙荷上神,据说乃是东王公同级跟脚,只是孕育之中失了气数,故而不如,却也算是东王公道侣。

而西边住着的牡丹上神,据说是伴东王公而生,虽说跟脚稍逊,却是东王公爱侣,同样地位超然。

如今紫府洲中,东王公陛下闭关不出,另外三位大罗和几位混元也在闭关,是以主持大局的便是洲中诸位太乙金仙。

不过两位上神地位超然,虽然据说修为才不过堪堪逼近太乙,但是洲中大事,却是需要告知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