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app污下载地址

一次没有结果的临时谈判,双方都是在试探对方的底线。

虽然希维妮·贝尔蒙特始终都没有看出希尔维亚的伪装,一直认为希尔维亚就是被放逐的贝尔蒙特族人,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完成当年那件事,但她依然本能的和希尔维亚进行着利益上的谈判,并且死咬住底线,没有松口,借此试探希尔维亚的心理底线。

然而,相比起希维妮·贝尔蒙特这种认真的态度来,希尔维亚显然更随意一些,甚至会故意做出一些破绽明显的随意神色,让对方以为自己是虚张声势。

最终,双方都选择在引起周围人注意之前偃旗息鼓,约了一个时间和地点,下次再谈。

随后,受难者教会的宴会继续照常进行,另外一名普通的教会主教作为宴会主持者出现在了宴会上,然后以主人的身份招待着参加宴会的客人,并且在宴会上也公开了一些受难者教会将来要实行的一些公益事业,同时也和来参加宴会的那些学士们商讨了一下将来的研究经费支出等等事项。

从任何方面来看,这个被受难者教会推到台前的主教都非常胜任他的工作,宴会的气氛始终在他的掌控之中,每个参加宴会的人都得到了一份满意的回应,当然雷欧和希尔维亚除外。

在宴会结束的时候,那名主教来到了希尔维亚和雷欧面前,交给了两人一个身份卡,说道:“雷欧先生、希尔维亚小姐,希维妮主教大人吩咐将这两份证件交给两位,两位可以凭借证件进入教会麾下任何一个档案室和图书馆查阅资料。”

雷欧和希尔维亚也没有客气,接过身份卡后,便乘坐旅店的悬浮飞车离开了。

在他们两人离开的时候,站在庄园最顶层一个房间的希维妮也收回了视线,然后安静的在房间内做了一会儿,走出了房间,朝等候在房间外的侍从教士说道:“准备好悬浮车,我要去谷地。”

侍从教士听到吩咐后,立刻去给希维妮安排了悬浮飞车,希维妮也换上了一身非常正式的教袍,在教士和修女的陪同下登上了飞车。

飞车从受难者教会的专属平台上起飞后,就一直往上飞,飞到了一条专属受难者教会的飞车线路中,兰锡城的中心方向飞去。

大约飞了十几分钟,飞车穿过了四个阻隔墙,每经过一道阻隔墙都会被被人拦下来查看身份,虽然每一次都顺利通过了,但停下来查看的身份的手续却并没有省略,而且越到后面,审查的力度越是严格,到了最后一扇隔离墙的时候,甚至让飞车上的人下来,然后面检查了一下飞车内部的情况后,才将他们放行。

电眼姑娘化身纯纯女仆极致可人

如果,雷欧在这里的话,肯定会发现驻守这些隔离墙的机甲军士越来越不同,从最初的只是普通的机甲军士,到表面刻有蕴藏神秘力量的机甲军士,再到驾驶员也是超凡者的机甲军士,到了最后一扇墙时,驾驶机甲的军士身上的能量波动已经足以和三级灵能者相媲美了,而他们和自己驾驶的机甲融合到一起的话,甚至可以达到接近五级灵能者的实力。

如果拥有这样强大站立的机甲军士只有十几个倒也罢了,但从隔离墙机舱中待机的机甲数量来看,这样的机甲军士数量至少有五百多个以上,再加上之前几个隔离墙的机甲军士,整个兰锡城的机甲军士应该在五千人以上,这样的实力就算是放在宇宙文明中,也绝对能够横扫大部分才刚刚飞出星球大气层的星内文明。

然而,如此强大的一股力量现在却是在构筑防御工事,而并非是放置在兰锡城外面用来攻城略地,显然被着一圈圈隔离墙包围的中心地带肯定存在足以让他们感到恐惧的东西。

当悬浮飞车到达了最后一道隔离墙后,希维妮·贝尔蒙特在隔离墙守军的安排下换了一辆车,然后从一条专属通道穿过了隔离墙,来到了兰锡城最核心的地带。

这片地带的景象和隔离墙另一边的景象完是两个世界,这里没有任何一座高过三层的建筑,所有的建筑都是规规整整的碉堡式建筑,每一栋建筑顶端和墙壁上都架设了大大小小的集束激光炮,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刺猬似的。

不仅仅地面上的这些大大小小的碉堡,就连上面的碗状穹顶也密密麻麻的覆盖了一层集束激光炮,甚至还有上百根大型的能量粒子发射装置从众多激光炮阵地中冲出来,倒悬在空中。

在旧地球时代,普罗米修斯号上的集束激光炮可以说是最强的能量武器,而这种武器放在后来的地球联邦也非常实用,特别是在小型化之后,已经成为了地球联邦军队的标配状,至于能量粒子发射装置却并不是旧地球时代该有的武器,而是地球联邦时代的武器。

现在这些来自两个不同时代的地球整体的武器都集中在了,而它们的炮口方向则都对准了,空地中央的一个不断向外冒着黑色气雾、散发着血腥红光的巨大坑洞之中。

希维妮·贝尔蒙特乘坐的车辆非常熟练的在密集的炮塔建筑之间穿行,最终停靠在了一个距离坑洞不远处的两层小楼外。

只见这个小楼的墙壁上刻有受难者的浮雕,浮雕周围布满了大量蕴含神秘力量的花纹,而这些花纹此刻正在产生作用,不断的向外散发出一**的能量波和其他类似的碉堡建筑,最终相互交融组成了一个屏障将巨大坑洞洞口涌出来黑色雾气和血色光芒都阻隔了起来。

在飞车停靠在碉堡的前园时,立刻有副武装的受难者教会教徒上前,将车门打开,看到来人是希维妮后,立刻行礼道:“苦难不是一切,希维妮主教大人。”

“苦难必将过去,夏坎兄弟。”希维妮·贝尔蒙特也亲切的回应一下,然后严肃的问道:“教宗现在在哪里?又去入口了吗?”

教徒回答道:“不不!教宗大人正在和其他大人检查武器状况,因为教宗大人感觉下一次潮汐应该会在这几天内爆发。”

“这么快?”希维妮·贝尔蒙特脸上露出了严肃的神情,说道:“我们需要的物资和人手呢?那些家伙准备好了吗?”

这名高级教徒立刻做出汇报道:“还没有,前不久各个神灵领域之间还发生了一些冲突,没有足够的人手抽调过来,但都派来了一些高级祭司,至于底层作战人员只能我们自己填补了,物资方面还算充足,已经补齐了,上次损坏的七号、十三号能量发生器也已经更换了新的零件,不会再发生意外了。”

希维妮·贝尔蒙特点点头说道:“嗯,这两天我会再想办法让那些家伙调派一批军士过来作为预备役。”说着,她便朝这栋碉堡房屋内走了过去,说道:“等教宗到了,立刻通知我。”

进入房间后希维妮·贝尔蒙特立刻来到了她的专属办公室,吩咐侍从官将需要她处理的文件拿过来处理。

希维妮·贝尔蒙特是个做事很认真的人,一旦开始做事,就身心的投入进去,忘记外界的一切事物。

当她将手头上最后一个文件处理完了,放下手中的笔,伸了伸拦腰的时候,发现房间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她本能的做出了防御的动作,但看清那人后,动作也立刻改变,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了那个人面前,非常恭敬的说道:“向您请安,教宗大人。”

那人笑了笑,伸手亲昵的拍了拍希维妮·贝尔蒙特的额头,说道:“我说了,我们自家人在这里的时候,不用这么严肃。”

希维妮·贝尔蒙特摇了摇头,书店哦奥:“不行的,要是被其他教众看到了,会损害您的威严的。”

“如果我的威严那么容易就被损害,那么这种威严不要也罢!”对方一边说着,一边将头上的面纱给解开,露出了样貌。

如果雷欧在这里的话,恐怕也很难第一眼就认出眼前这人正是爱丽丝·贝尔蒙特,因为相比起当初和他合作过的爱丽丝·贝尔蒙特来,此时的她显得更加成熟、更加威严一些,虽然只是改变了一点点气质,外貌稍微显老一些,但这种改变却足以让她和当初的爱丽丝·贝尔蒙特看起来完像是两个人。

爱丽丝·贝尔蒙特走到了办公桌旁,一边翻看着桌上的文件,一边说道:“我原本想着让你明天再过来参加战前会议的,没想到你今天就赶过来了,那边的事情都已经忙完了吗?”

希维妮·贝尔蒙特犹豫了一下,沉声道:“教宗大人,这个世界上存在两个人长相一模一样吗?”

爱丽丝·贝尔蒙特说道:“当然存在长相相似的人,特别是在同血源的人中间,相貌相似的人更容易出现,你如果有空应该看一看那些学士们的研究报告,虽然他们和我们走的方向跟路线不同,但并不代表他们的研究内容就一定对我们没有价值。”

“不,您误会了!”希维妮·贝尔蒙特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相貌一模一样,并不是类似,甚至就连名字也差不多,简直……”说着,她想了想,说道:“简直就像是在照镜子一样。”

听到这话,爱丽丝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沉声道:“具体什么情况,你说一下。”

见此情况,希维妮·贝尔蒙特也没有卖关子,将之前和雷欧的交谈、和希尔维亚的相见仔细的说了一遍,她并没有发现在她提到和她交谈的人叫雷欧·多德的时候,爱丽丝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震惊,而之后提到希尔维亚的时候,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了下来。

当希维妮·贝尔蒙特讲述完她的经历,正准备询问爱丽丝建议的时候,很快发现了爱丽丝的神色非常不对劲,立刻询问道:“教宗大人,这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他们现在在内城?”爱丽丝没有回答,而是沉声询问道。

“是的。”希维妮·贝尔蒙特点了点头,然后将两人现在居住的旅馆说了出来。

爱丽丝沉默了片刻后,说道:“你这两天就留在这里主持防御工事,我离开一下。”

说完,也没有再说更多,便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希维妮愣了一会儿,很快意识到自己之前见到的那两个人恐怕身份不一般,充满好奇的她于是追了出去,想要和爱丽丝一起回内城,但追出来的时候,只看到爱丽丝的已经坐着她来时坐的悬浮飞车离开了。

她很想从其他地方调一台飞车过来追上去,但爱丽丝已经吩咐她留守这里了,虽然这不算是正式命令,但在这里这就差不多相当于正式军令,如果她擅离职守,哪怕她是受难者教会的高层、是贝尔蒙特家族的人,恐怕也难逃学士会和军士会的追责。

另一边,雷欧和希尔维亚离开了受难者教会举办的宴会后,在旅馆中稍微梳洗了一下,就又分头行事去了,希尔维亚依然是去打听城里的事情,而雷欧依然去综合图书馆纪录各种书籍。

希尔维亚不愧是干密探的,很快她就和内城底层城区中的地头蛇扯上了关系,在付出了一些金萨后,就从他们那里得到了不少在内城底层没有流通的消息。

比如现在所处的内城只是整个内城的一部分城区,往里走很长一段路,就会遭遇到一扇被伪装的阻隔墙,翻过阻隔墙后还会进入更深层的内城,具体有几层内城就连当地的地头蛇也不知道,只是知道所有试图靠近或者穿过隔离墙的人要么就是死了,要么就是失踪了,无一例外。

她在得到消息后,雇佣了一辆飞车,在隔离墙边缘地带转了一圈,发现隔离墙内和周边的一些房屋中,都驻扎了兰锡的军士以及一些看上去就不好惹的神灵眷族,这让她不禁在想是不是应该找个机会潜入进去看了看。

不过她并没有鲁莽行事,而是回到了综合图书馆,找到了快要将这间图书馆内藏书纪录完的雷欧说明了一下情况和想法。